娱乐城相片 - 初中娃手写“诉状”告父母 为争取2

娱乐城相片

娱乐城相片,娱乐城相片
首页 >

作者:百步飞剑 关注人气:22℃

初中娃手写“诉状”告父母 为争取2小时玩手机

“亲爱的爸爸妈妈,您们好,这是一封诉状,如果您二位阅毕愿意与我方庭外和解,我不介意撤诉……”开学两周后,市民王先生和妻子收到了儿子的一封信,一开始俩人有点蒙,就因为不让孩子玩手机,现在他们居然成了“被告”。  这是一起“家庭官司”。没有律师,没有正式开庭,只有一纸诉状。在这场没有法官的“家庭庭审”中,这份“诉状”触动了家里的每一个人,一场有关手机的沟通再次重启,最终,一则庭外和解“协议”就此达成。这则协议,甲方是济南某中学初一年级学生王晗(化名),乙方便是他的父母。  近日,记者拿到了这则协议书——《有关王晗2016年秋-2017年春上网时间的安排初步协商》,甲方王晗,乙方王晗父母。开头是这样的:“近日来有关甲方上网时间的问题,双方展开多次讨论而讨论未果,为了保障甲方得到合理安排以及家庭的和谐,由甲方草拟一份协议,特予父上、母上过目……”  清秀的笔迹、郑重的承诺,一份协议,两封亲笔信。一个13岁的孩子用字里行间的陈述,让父母转变观念,最终,经过半个月的据理力争,王晗为自己争取到每周两小时的“手机”时间。  起诉:玩手机被母亲说成“品行不端”  自从上了初中之后,王晗(化名)发现自己能够使用手机的时间越来越少,甚至能够见到手机的时间都很少。与之对应的是,父母坐在客厅里,跷着二郎腿刷朋友圈的模样显得越来越刺眼。  那天老妈去拍写真,老爸去看房,王晗从上午11点到下午3点,连续玩了5个小时的手机,虽然够爽,却还是被发现了,自然又是一顿母亲大人的咆哮。  在王晗看来,自己刚上初一,初中生活至今不过俩月时间,适当玩手机似乎没有什么不妥。于是,在一次次过招中,当母亲用“品行不端”来形容自己,这个13岁的男孩写下自己的第一封“诉状”。  “为什么我不能有玩手机的权利?”王晗提笔写了起诉书,从时间管理和与学习关系的角度申诉玩手机不会影响学习。  申诉:固定时间玩手机更节省成本  “为了能争取自己的权利,现在咱家不妨来个‘三堂会审’!”王晗将一纸“诉状”放到父亲面前,称要来一场“申诉”。  “玩不到手机我就会‘惦记’,在‘惦记’上花的工夫比学习还多,如此说来,不让玩手机反而误了学习。”一句话说罢,王晗甚至给自家爹妈算起账来。  “每天我都比你们早回家一个小时,若这一个小时都偷偷来玩,五天就是五小时,加上周末那更是不得了。”王晗说:如果你们给我固定的时间玩手机,反而更节省时间成本。  这一连串逻辑关系,弄得父母有些措手不及,甚至不知如何反驳。  辩论:喜悦和苦闷需要有发泄出口  然而这次“庭外沟通”并未见效,于是,王晗呈上了第二封“申诉信”。  “与那些早恋、追星、玩网游的人相比,我只是喜欢聊天罢了。”王晗表示:自己的聊天对象都是同学和朋友,对此,父母应该能够理解。  这个13岁的男孩已经到了很敏感的年纪,他的喜悦和苦闷,有时候不方便和家长说,唯一的出口就是那些朋友,他觉得,适度玩手机、聊聊天,对自己是有好处的。  判决:每周2小时正大光明玩手机  孩子的申诉动摇了王晗父母曾经的决心。最终,王晗草拟了一封名为《有关王晗2016年秋-2017年春上网时间的安排初步协商》的协议。  “协议”对双方的责任进行了约定。王晗终于在“诉状”的帮助下,迎来了每周末固定的2个小时“玩手机”的时间。这意味着他玩手机的时候不用再忐忑,不用再有负罪感。同时,他也要有相应的付出,那就是每逢大考必须考进前50名,如果名次靠后,则“玩手机”的时间也会相应缩短。  最终,甲乙双方在落款处签下了彼此的名字。  那些防手机招数到底有多大作用?孩子们又有怎样的想法?记者就此进行了调查。  15%的学生签上网协议  11月1日,记者分别在省城一所高中高一某班与一所初中初一某班,对94名学生做了无记名调查问卷。  其中有9名初一学生及5名高一学生表示曾经与父母签署过“上网协议”,换句话说,有近15%的学生与家长签署过类似协议。值得注意的是,这14名学生全部为被动签署。  同学间需要有共同话题  据调查,不论是初一学生还是高一学生,他们玩手机的目的之一就是网聊。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不久前济南市教育局发布的《济南市2016年义务教育阶段学生课业负担监测报告》中显示,不论是小学生还是初中生,在学校中最担心的事,首先是“对学习失去兴趣,找不到努力的方向”,其次就是同学间关系不好,被排挤。  “其实同学之间平日的聊天,就是找寻共同话题的一个过程。”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高中生告诉记者,如果和同学没有共同话题,“总会有一种边缘化的感觉。”  防玩手机家长送娃住校  为了防止孩子玩手机,部分家长选择让孩子住校。从今年济南三中的录取情况不难看出,济南三中分成本校计划与南校计划两个部分,其中南校计划可以住校,而本校计划需要走读。两个计划分别招生,最终第二轮录取结束后,南校分数线为464分,本校分数线为449分,相差15分。  家长:就怕孩子沉迷网游  一位心理老师介绍说,相当一部分学生有网瘾,而且多数沉迷于游戏。  一位初一学生家长坦言,上小学时,孩子喜欢玩单机游戏,自己并不反对。但是进入初中后,孩子开始尝试网游。“绝大多数网游虽然标明未成年人禁止入场,但并不会做过多干涉,基本处于无门槛状态。而在游戏过程中,虚拟世界的诱惑促使孩子不断购买游戏装备,不断升级游戏角色。”家长多番劝阻,孩子非但不理解,反而产生逆反心理。  (生活日报记者 朱紫瑛)  近日,记者调查了西安4所学校49名8到15岁的男孩,发现只有一名孩子不玩手游。孩子玩手游,越来越成为家长的一块心病。  8岁娃打网游花一万多  飞飞今年8岁,是西安一所知名小学三年级的学生。今年国庆节后,飞飞开始偷偷拿爸爸的手机玩“火影忍者”。  飞飞说,游戏下载后一打开,就冒出了充值的对话框,他点了充值。  10月8日晚上,飞飞爸爸吴先生发现卡里少了一万多元,经过调查才发现事情的真相。  网友质疑游戏“烧钱”  西安市民刘先生的儿子今年上初三,15岁了。今年9月底到10月初,儿子打游戏买装备同样花去了他一万多块钱。  除了把儿子打了一通外,刘先生也没有好的办法。据他所知,儿子有两个同学在暑假期间玩游戏也花了家长一万多元。  记者近日就孩子热衷的几款游戏进行了查看,关于“火影忍者”,有网友表示:这是一个烧钱的手游,平民根本玩不好。  关于“王者荣耀”,玩家“mvfifxjh”评价说,这个游戏很好玩,不过感觉如果不充点券的话是玩不好的。  关于“天天炫斗”,有网友说:“游戏挺好,就是不砸钱的战力和那些砸钱的战力完全不成正比”。  律师:应加大监管  陕西恒达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赵良善说,随着网络信息技术不断发展,游戏市场的迅速壮大,未成年人成为广大用户大军中的主力之一,但监管并未跟上。  在现实中,游戏公司的考察仅是游戏用户是否能够提供一个身份证号或者一个电话号码,而非使用者和身份证人员是否能够对号入座。这种审查模式实际就是掩耳盗铃,并未将法律规定落至实处。  他建议网络游戏作为虚拟产品应当提高准入门槛,完善产业内部规则,达到对消费人群的识别,降低对未成年人等群体带来的风险性。  家长:开设课程引导  家长马先生认为,对于孩子打手机游戏,不在于怎么管,而是要让孩子正面认识游戏……“如果学校在一定年龄段就开设这类认知课,让它不再神秘,对于爱打游戏的孩子也把它当作一个兴趣来培养,如果跟学习再挂钩,比如学得好的给予游戏奖励机制等办法,这也算是一种探索吧。”

初中娃手写“诉状”告父母 为争取2小时玩手机

初中娃手写“诉状”告父母 为争取2小时玩手机

“亲爱的爸爸妈妈,您们好,这是一封诉状,如果您二位阅毕愿意与我方庭外和解,我不介意撤诉……”开学两周后,市民王先生和妻子收到了儿子的一封信,一开始俩人有点蒙,就因为不让孩子玩手机,现在他们居然成了“被告”。  这是一起“家庭官司”。没有律师,没有正式开庭,只有一纸诉状。在这场没有法官的“家庭庭审”中,这份“诉状”触动了家里的每一个人,一场有关手机的沟通再次重启,最终,一则庭外和解“协议”就此达成。这则协议,甲方是济南某中学初一年级学生王晗(化名),乙方便是他的父母。  近日,记者拿到了这则协议书——《有关王晗2016年秋-2017年春上网时间的安排初步协商》,甲方王晗,乙方王晗父母。开头是这样的:“近日来有关甲方上网时间的问题,双方展开多次讨论而讨论未果,为了保障甲方得到合理安排以及家庭的和谐,由甲方草拟一份协议,特予父上、母上过目……”  清秀的笔迹、郑重的承诺,一份协议,两封亲笔信。一个13岁的孩子用字里行间的陈述,让父母转变观念,最终,经过半个月的据理力争,王晗为自己争取到每周两小时的“手机”时间。  起诉:玩手机被母亲说成“品行不端”  自从上了初中之后,王晗(化名)发现自己能够使用手机的时间越来越少,甚至能够见到手机的时间都很少。与之对应的是,父母坐在客厅里,跷着二郎腿刷朋友圈的模样显得越来越刺眼。  那天老妈去拍写真,老爸去看房,王晗从上午11点到下午3点,连续玩了5个小时的手机,虽然够爽,却还是被发现了,自然又是一顿母亲大人的咆哮。  在王晗看来,自己刚上初一,初中生活至今不过俩月时间,适当玩手机似乎没有什么不妥。于是,在一次次过招中,当母亲用“品行不端”来形容自己,这个13岁的男孩写下自己的第一封“诉状”。  “为什么我不能有玩手机的权利?”王晗提笔写了起诉书,从时间管理和与学习关系的角度申诉玩手机不会影响学习。  申诉:固定时间玩手机更节省成本  “为了能争取自己的权利,现在咱家不妨来个‘三堂会审’!”王晗将一纸“诉状”放到父亲面前,称要来一场“申诉”。  “玩不到手机我就会‘惦记’,在‘惦记’上花的工夫比学习还多,如此说来,不让玩手机反而误了学习。”一句话说罢,王晗甚至给自家爹妈算起账来。  “每天我都比你们早回家一个小时,若这一个小时都偷偷来玩,五天就是五小时,加上周末那更是不得了。”王晗说:如果你们给我固定的时间玩手机,反而更节省时间成本。  这一连串逻辑关系,弄得父母有些措手不及,甚至不知如何反驳。  辩论:喜悦和苦闷需要有发泄出口  然而这次“庭外沟通”并未见效,于是,王晗呈上了第二封“申诉信”。  “与那些早恋、追星、玩网游的人相比,我只是喜欢聊天罢了。”王晗表示:自己的聊天对象都是同学和朋友,对此,父母应该能够理解。  这个13岁的男孩已经到了很敏感的年纪,他的喜悦和苦闷,有时候不方便和家长说,唯一的出口就是那些朋友,他觉得,适度玩手机、聊聊天,对自己是有好处的。  判决:每周2小时正大光明玩手机  孩子的申诉动摇了王晗父母曾经的决心。最终,王晗草拟了一封名为《有关王晗2016年秋-2017年春上网时间的安排初步协商》的协议。  “协议”对双方的责任进行了约定。王晗终于在“诉状”的帮助下,迎来了每周末固定的2个小时“玩手机”的时间。这意味着他玩手机的时候不用再忐忑,不用再有负罪感。同时,他也要有相应的付出,那就是每逢大考必须考进前50名,如果名次靠后,则“玩手机”的时间也会相应缩短。  最终,甲乙双方在落款处签下了彼此的名字。  那些防手机招数到底有多大作用?孩子们又有怎样的想法?记者就此进行了调查。  15%的学生签上网协议  11月1日,记者分别在省城一所高中高一某班与一所初中初一某班,对94名学生做了无记名调查问卷。  其中有9名初一学生及5名高一学生表示曾经与父母签署过“上网协议”,换句话说,有近15%的学生与家长签署过类似协议。值得注意的是,这14名学生全部为被动签署。  同学间需要有共同话题  据调查,不论是初一学生还是高一学生,他们玩手机的目的之一就是网聊。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不久前济南市教育局发布的《济南市2016年义务教育阶段学生课业负担监测报告》中显示,不论是小学生还是初中生,在学校中最担心的事,首先是“对学习失去兴趣,找不到努力的方向”,其次就是同学间关系不好,被排挤。  “其实同学之间平日的聊天,就是找寻共同话题的一个过程。”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高中生告诉记者,如果和同学没有共同话题,“总会有一种边缘化的感觉。”  防玩手机家长送娃住校  为了防止孩子玩手机,部分家长选择让孩子住校。从今年济南三中的录取情况不难看出,济南三中分成本校计划与南校计划两个部分,其中南校计划可以住校,而本校计划需要走读。两个计划分别招生,最终第二轮录取结束后,南校分数线为464分,本校分数线为449分,相差15分。  家长:就怕孩子沉迷网游  一位心理老师介绍说,相当一部分学生有网瘾,而且多数沉迷于游戏。  一位初一学生家长坦言,上小学时,孩子喜欢玩单机游戏,自己并不反对。但是进入初中后,孩子开始尝试网游。“绝大多数网游虽然标明未成年人禁止入场,但并不会做过多干涉,基本处于无门槛状态。而在游戏过程中,虚拟世界的诱惑促使孩子不断购买游戏装备,不断升级游戏角色。”家长多番劝阻,孩子非但不理解,反而产生逆反心理。  (生活日报记者 朱紫瑛)  近日,记者调查了西安4所学校49名8到15岁的男孩,发现只有一名孩子不玩手游。孩子玩手游,越来越成为家长的一块心病。  8岁娃打网游花一万多  飞飞今年8岁,是西安一所知名小学三年级的学生。今年国庆节后,飞飞开始偷偷拿爸爸的手机玩“火影忍者”。  飞飞说,游戏下载后一打开,就冒出了充值的对话框,他点了充值。  10月8日晚上,飞飞爸爸吴先生发现卡里少了一万多元,经过调查才发现事情的真相。  网友质疑游戏“烧钱”  西安市民刘先生的儿子今年上初三,15岁了。今年9月底到10月初,儿子打游戏买装备同样花去了他一万多块钱。  除了把儿子打了一通外,刘先生也没有好的办法。据他所知,儿子有两个同学在暑假期间玩游戏也花了家长一万多元。  记者近日就孩子热衷的几款游戏进行了查看,关于“火影忍者”,有网友表示:这是一个烧钱的手游,平民根本玩不好。  关于“王者荣耀”,玩家“mvfifxjh”评价说,这个游戏很好玩,不过感觉如果不充点券的话是玩不好的。  关于“天天炫斗”,有网友说:“游戏挺好,就是不砸钱的战力和那些砸钱的战力完全不成正比”。  律师:应加大监管  陕西恒达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赵良善说,随着网络信息技术不断发展,游戏市场的迅速壮大,未成年人成为广大用户大军中的主力之一,但监管并未跟上。  在现实中,游戏公司的考察仅是游戏用户是否能够提供一个身份证号或者一个电话号码,而非使用者和身份证人员是否能够对号入座。这种审查模式实际就是掩耳盗铃,并未将法律规定落至实处。  他建议网络游戏作为虚拟产品应当提高准入门槛,完善产业内部规则,达到对消费人群的识别,降低对未成年人等群体带来的风险性。  家长:开设课程引导  家长马先生认为,对于孩子打手机游戏,不在于怎么管,而是要让孩子正面认识游戏……“如果学校在一定年龄段就开设这类认知课,让它不再神秘,对于爱打游戏的孩子也把它当作一个兴趣来培养,如果跟学习再挂钩,比如学得好的给予游戏奖励机制等办法,这也算是一种探索吧。”

“亲爱的爸爸妈妈,您们好,这是一封诉状,如果您二位阅毕愿意与我方庭外和解,我不介意撤诉……”开学两周后,市民王先生和妻子收到了儿子的一封信,一开始俩人有点蒙,就因为不让孩子玩手机,现在他们居然成了“被告”。  这是一起“家庭官司”。没有律师,没有正式开庭,只有一纸诉状。在这场没有法官的“家庭庭审”中,这份“诉状”触动了家里的每一个人,一场有关手机的沟通再次重启,最终,一则庭外和解“协议”就此达成。这则协议,甲方是济南某中学初一年级学生王晗(化名),乙方便是他的父母。  近日,记者拿到了这则协议书——《有关王晗2016年秋-2017年春上网时间的安排初步协商》,甲方王晗,乙方王晗父母。开头是这样的:“近日来有关甲方上网时间的问题,双方展开多次讨论而讨论未果,为了保障甲方得到合理安排以及家庭的和谐,由甲方草拟一份协议,特予父上、母上过目……”  清秀的笔迹、郑重的承诺,一份协议,两封亲笔信。一个13岁的孩子用字里行间的陈述,让父母转变观念,最终,经过半个月的据理力争,王晗为自己争取到每周两小时的“手机”时间。  起诉:玩手机被母亲说成“品行不端”  自从上了初中之后,王晗(化名)发现自己能够使用手机的时间越来越少,甚至能够见到手机的时间都很少。与之对应的是,父母坐在客厅里,跷着二郎腿刷朋友圈的模样显得越来越刺眼。  那天老妈去拍写真,老爸去看房,王晗从上午11点到下午3点,连续玩了5个小时的手机,虽然够爽,却还是被发现了,自然又是一顿母亲大人的咆哮。  在王晗看来,自己刚上初一,初中生活至今不过俩月时间,适当玩手机似乎没有什么不妥。于是,在一次次过招中,当母亲用“品行不端”来形容自己,这个13岁的男孩写下自己的第一封“诉状”。  “为什么我不能有玩手机的权利?”王晗提笔写了起诉书,从时间管理和与学习关系的角度申诉玩手机不会影响学习。  申诉:固定时间玩手机更节省成本  “为了能争取自己的权利,现在咱家不妨来个‘三堂会审’!”王晗将一纸“诉状”放到父亲面前,称要来一场“申诉”。  “玩不到手机我就会‘惦记’,在‘惦记’上花的工夫比学习还多,如此说来,不让玩手机反而误了学习。”一句话说罢,王晗甚至给自家爹妈算起账来。  “每天我都比你们早回家一个小时,若这一个小时都偷偷来玩,五天就是五小时,加上周末那更是不得了。”王晗说:如果你们给我固定的时间玩手机,反而更节省时间成本。  这一连串逻辑关系,弄得父母有些措手不及,甚至不知如何反驳。  辩论:喜悦和苦闷需要有发泄出口  然而这次“庭外沟通”并未见效,于是,王晗呈上了第二封“申诉信”。  “与那些早恋、追星、玩网游的人相比,我只是喜欢聊天罢了。”王晗表示:自己的聊天对象都是同学和朋友,对此,父母应该能够理解。  这个13岁的男孩已经到了很敏感的年纪,他的喜悦和苦闷,有时候不方便和家长说,唯一的出口就是那些朋友,他觉得,适度玩手机、聊聊天,对自己是有好处的。  判决:每周2小时正大光明玩手机  孩子的申诉动摇了王晗父母曾经的决心。最终,王晗草拟了一封名为《有关王晗2016年秋-2017年春上网时间的安排初步协商》的协议。  “协议”对双方的责任进行了约定。王晗终于在“诉状”的帮助下,迎来了每周末固定的2个小时“玩手机”的时间。这意味着他玩手机的时候不用再忐忑,不用再有负罪感。同时,他也要有相应的付出,那就是每逢大考必须考进前50名,如果名次靠后,则“玩手机”的时间也会相应缩短。  最终,甲乙双方在落款处签下了彼此的名字。  那些防手机招数到底有多大作用?孩子们又有怎样的想法?记者就此进行了调查。  15%的学生签上网协议  11月1日,记者分别在省城一所高中高一某班与一所初中初一某班,对94名学生做了无记名调查问卷。  其中有9名初一学生及5名高一学生表示曾经与父母签署过“上网协议”,换句话说,有近15%的学生与家长签署过类似协议。值得注意的是,这14名学生全部为被动签署。  同学间需要有共同话题  据调查,不论是初一学生还是高一学生,他们玩手机的目的之一就是网聊。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不久前济南市教育局发布的《济南市2016年义务教育阶段学生课业负担监测报告》中显示,不论是小学生还是初中生,在学校中最担心的事,首先是“对学习失去兴趣,找不到努力的方向”,其次就是同学间关系不好,被排挤。  “其实同学之间平日的聊天,就是找寻共同话题的一个过程。”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高中生告诉记者,如果和同学没有共同话题,“总会有一种边缘化的感觉。”  防玩手机家长送娃住校  为了防止孩子玩手机,部分家长选择让孩子住校。从今年济南三中的录取情况不难看出,济南三中分成本校计划与南校计划两个部分,其中南校计划可以住校,而本校计划需要走读。两个计划分别招生,最终第二轮录取结束后,南校分数线为464分,本校分数线为449分,相差15分。  家长:就怕孩子沉迷网游  一位心理老师介绍说,相当一部分学生有网瘾,而且多数沉迷于游戏。  一位初一学生家长坦言,上小学时,孩子喜欢玩单机游戏,自己并不反对。但是进入初中后,孩子开始尝试网游。“绝大多数网游虽然标明未成年人禁止入场,但并不会做过多干涉,基本处于无门槛状态。而在游戏过程中,虚拟世界的诱惑促使孩子不断购买游戏装备,不断升级游戏角色。”家长多番劝阻,孩子非但不理解,反而产生逆反心理。  (生活日报记者 朱紫瑛)  近日,记者调查了西安4所学校49名8到15岁的男孩,发现只有一名孩子不玩手游。孩子玩手游,越来越成为家长的一块心病。  8岁娃打网游花一万多  飞飞今年8岁,是西安一所知名小学三年级的学生。今年国庆节后,飞飞开始偷偷拿爸爸的手机玩“火影忍者”。  飞飞说,游戏下载后一打开,就冒出了充值的对话框,他点了充值。  10月8日晚上,飞飞爸爸吴先生发现卡里少了一万多元,经过调查才发现事情的真相。  网友质疑游戏“烧钱”  西安市民刘先生的儿子今年上初三,15岁了。今年9月底到10月初,儿子打游戏买装备同样花去了他一万多块钱。  除了把儿子打了一通外,刘先生也没有好的办法。据他所知,儿子有两个同学在暑假期间玩游戏也花了家长一万多元。  记者近日就孩子热衷的几款游戏进行了查看,关于“火影忍者”,有网友表示:这是一个烧钱的手游,平民根本玩不好。  关于“王者荣耀”,玩家“mvfifxjh”评价说,这个游戏很好玩,不过感觉如果不充点券的话是玩不好的。  关于“天天炫斗”,有网友说:“游戏挺好,就是不砸钱的战力和那些砸钱的战力完全不成正比”。  律师:应加大监管  陕西恒达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赵良善说,随着网络信息技术不断发展,游戏市场的迅速壮大,未成年人成为广大用户大军中的主力之一,但监管并未跟上。  在现实中,游戏公司的考察仅是游戏用户是否能够提供一个身份证号或者一个电话号码,而非使用者和身份证人员是否能够对号入座。这种审查模式实际就是掩耳盗铃,并未将法律规定落至实处。  他建议网络游戏作为虚拟产品应当提高准入门槛,完善产业内部规则,达到对消费人群的识别,降低对未成年人等群体带来的风险性。  家长:开设课程引导  家长马先生认为,对于孩子打手机游戏,不在于怎么管,而是要让孩子正面认识游戏……“如果学校在一定年龄段就开设这类认知课,让它不再神秘,对于爱打游戏的孩子也把它当作一个兴趣来培养,如果跟学习再挂钩,比如学得好的给予游戏奖励机制等办法,这也算是一种探索吧。”

“亲爱的爸爸妈妈,您们好,这是一封诉状,如果您二位阅毕愿意与我方庭外和解,我不介意撤诉……”开学两周后,市民王先生和妻子收到了儿子的一封信,一开始俩人有点蒙,就因为不让孩子玩手机,现在他们居然成了“被告”。  这是一起“家庭官司”。没有律师,没有正式开庭,只有一纸诉状。在这场没有法官的“家庭庭审”中,这份“诉状”触动了家里的每一个人,一场有关手机的沟通再次重启,最终,一则庭外和解“协议”就此达成。这则协议,甲方是济南某中学初一年级学生王晗(化名),乙方便是他的父母。  近日,记者拿到了这则协议书——《有关王晗2016年秋-2017年春上网时间的安排初步协商》,甲方王晗,乙方王晗父母。开头是这样的:“近日来有关甲方上网时间的问题,双方展开多次讨论而讨论未果,为了保障甲方得到合理安排以及家庭的和谐,由甲方草拟一份协议,特予父上、母上过目……”  清秀的笔迹、郑重的承诺,一份协议,两封亲笔信。一个13岁的孩子用字里行间的陈述,让父母转变观念,最终,经过半个月的据理力争,王晗为自己争取到每周两小时的“手机”时间。  起诉:玩手机被母亲说成“品行不端”  自从上了初中之后,王晗(化名)发现自己能够使用手机的时间越来越少,甚至能够见到手机的时间都很少。与之对应的是,父母坐在客厅里,跷着二郎腿刷朋友圈的模样显得越来越刺眼。  那天老妈去拍写真,老爸去看房,王晗从上午11点到下午3点,连续玩了5个小时的手机,虽然够爽,却还是被发现了,自然又是一顿母亲大人的咆哮。  在王晗看来,自己刚上初一,初中生活至今不过俩月时间,适当玩手机似乎没有什么不妥。于是,在一次次过招中,当母亲用“品行不端”来形容自己,这个13岁的男孩写下自己的第一封“诉状”。  “为什么我不能有玩手机的权利?”王晗提笔写了起诉书,从时间管理和与学习关系的角度申诉玩手机不会影响学习。  申诉:固定时间玩手机更节省成本  “为了能争取自己的权利,现在咱家不妨来个‘三堂会审’!”王晗将一纸“诉状”放到父亲面前,称要来一场“申诉”。  “玩不到手机我就会‘惦记’,在‘惦记’上花的工夫比学习还多,如此说来,不让玩手机反而误了学习。”一句话说罢,王晗甚至给自家爹妈算起账来。  “每天我都比你们早回家一个小时,若这一个小时都偷偷来玩,五天就是五小时,加上周末那更是不得了。”王晗说:如果你们给我固定的时间玩手机,反而更节省时间成本。  这一连串逻辑关系,弄得父母有些措手不及,甚至不知如何反驳。  辩论:喜悦和苦闷需要有发泄出口  然而这次“庭外沟通”并未见效,于是,王晗呈上了第二封“申诉信”。  “与那些早恋、追星、玩网游的人相比,我只是喜欢聊天罢了。”王晗表示:自己的聊天对象都是同学和朋友,对此,父母应该能够理解。  这个13岁的男孩已经到了很敏感的年纪,他的喜悦和苦闷,有时候不方便和家长说,唯一的出口就是那些朋友,他觉得,适度玩手机、聊聊天,对自己是有好处的。  判决:每周2小时正大光明玩手机  孩子的申诉动摇了王晗父母曾经的决心。最终,王晗草拟了一封名为《有关王晗2016年秋-2017年春上网时间的安排初步协商》的协议。  “协议”对双方的责任进行了约定。王晗终于在“诉状”的帮助下,迎来了每周末固定的2个小时“玩手机”的时间。这意味着他玩手机的时候不用再忐忑,不用再有负罪感。同时,他也要有相应的付出,那就是每逢大考必须考进前50名,如果名次靠后,则“玩手机”的时间也会相应缩短。  最终,甲乙双方在落款处签下了彼此的名字。  那些防手机招数到底有多大作用?孩子们又有怎样的想法?记者就此进行了调查。  15%的学生签上网协议  11月1日,记者分别在省城一所高中高一某班与一所初中初一某班,对94名学生做了无记名调查问卷。  其中有9名初一学生及5名高一学生表示曾经与父母签署过“上网协议”,换句话说,有近15%的学生与家长签署过类似协议。值得注意的是,这14名学生全部为被动签署。  同学间需要有共同话题  据调查,不论是初一学生还是高一学生,他们玩手机的目的之一就是网聊。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不久前济南市教育局发布的《济南市2016年义务教育阶段学生课业负担监测报告》中显示,不论是小学生还是初中生,在学校中最担心的事,首先是“对学习失去兴趣,找不到努力的方向”,其次就是同学间关系不好,被排挤。  “其实同学之间平日的聊天,就是找寻共同话题的一个过程。”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高中生告诉记者,如果和同学没有共同话题,“总会有一种边缘化的感觉。”  防玩手机家长送娃住校  为了防止孩子玩手机,部分家长选择让孩子住校。从今年济南三中的录取情况不难看出,济南三中分成本校计划与南校计划两个部分,其中南校计划可以住校,而本校计划需要走读。两个计划分别招生,最终第二轮录取结束后,南校分数线为464分,本校分数线为449分,相差15分。  家长:就怕孩子沉迷网游  一位心理老师介绍说,相当一部分学生有网瘾,而且多数沉迷于游戏。  一位初一学生家长坦言,上小学时,孩子喜欢玩单机游戏,自己并不反对。但是进入初中后,孩子开始尝试网游。“绝大多数网游虽然标明未成年人禁止入场,但并不会做过多干涉,基本处于无门槛状态。而在游戏过程中,虚拟世界的诱惑促使孩子不断购买游戏装备,不断升级游戏角色。”家长多番劝阻,孩子非但不理解,反而产生逆反心理。  (生活日报记者 朱紫瑛)  近日,记者调查了西安4所学校49名8到15岁的男孩,发现只有一名孩子不玩手游。孩子玩手游,越来越成为家长的一块心病。  8岁娃打网游花一万多  飞飞今年8岁,是西安一所知名小学三年级的学生。今年国庆节后,飞飞开始偷偷拿爸爸的手机玩“火影忍者”。  飞飞说,游戏下载后一打开,就冒出了充值的对话框,他点了充值。  10月8日晚上,飞飞爸爸吴先生发现卡里少了一万多元,经过调查才发现事情的真相。  网友质疑游戏“烧钱”  西安市民刘先生的儿子今年上初三,15岁了。今年9月底到10月初,儿子打游戏买装备同样花去了他一万多块钱。  除了把儿子打了一通外,刘先生也没有好的办法。据他所知,儿子有两个同学在暑假期间玩游戏也花了家长一万多元。  记者近日就孩子热衷的几款游戏进行了查看,关于“火影忍者”,有网友表示:这是一个烧钱的手游,平民根本玩不好。  关于“王者荣耀”,玩家“mvfifxjh”评价说,这个游戏很好玩,不过感觉如果不充点券的话是玩不好的。  关于“天天炫斗”,有网友说:“游戏挺好,就是不砸钱的战力和那些砸钱的战力完全不成正比”。  律师:应加大监管  陕西恒达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赵良善说,随着网络信息技术不断发展,游戏市场的迅速壮大,未成年人成为广大用户大军中的主力之一,但监管并未跟上。  在现实中,游戏公司的考察仅是游戏用户是否能够提供一个身份证号或者一个电话号码,而非使用者和身份证人员是否能够对号入座。这种审查模式实际就是掩耳盗铃,并未将法律规定落至实处。  他建议网络游戏作为虚拟产品应当提高准入门槛,完善产业内部规则,达到对消费人群的识别,降低对未成年人等群体带来的风险性。  家长:开设课程引导  家长马先生认为,对于孩子打手机游戏,不在于怎么管,而是要让孩子正面认识游戏……“如果学校在一定年龄段就开设这类认知课,让它不再神秘,对于爱打游戏的孩子也把它当作一个兴趣来培养,如果跟学习再挂钩,比如学得好的给予游戏奖励机制等办法,这也算是一种探索吧。”

>> 不是您想要的?去 娱乐城相片 浏览更多精彩文章。<<

上一篇:
下一篇:

热门排行

精彩推荐

  • 2016-12-07
  • 2016-12-07
  • 2016-12-07
  • 2016-12-07
  • 2016-12-07
  • 2016-12-07
  • 2016-12-07
  • 2016-12-07
  • 2016-12-07
  • 2016-12-07
  • 2016-12-07
  • 2016-12-07

相关作文

  • 2016-12-07
  • 2016-12-07
  • 2016-12-07
  • 2016-12-07

娱乐城相片,娱乐城相片

网站地图 | 关于本站 | 站长联系

版权所有 @ 娱乐城相片